溺 · 水

【郑黄】种瓜得瓜

*参本《南极冰》的文,让我混个生贺

*今年也是爱着my天的一年!

 

 

1.

岭南蓝雨山蓝溪阁出了个剑圣叫黄少天,字夜雨,号声烦,传闻是个一剑光寒的冷酷机会主义者。同期师兄弟一共三人,一是如今名誉天下的蓝溪阁阁主兼任武林盟主的喻文州,而另一人,在两位盛名之下却是个名不见经传的闲散人士。

 

传闻多半不可信,这话你现在不懂,等你见了黄少就全明白了。郑轩一本正经的给新上山的小弟子训话,小弟子抬着头看眼前的前辈蹲在泥地里一边扎篱笆一边念叨着压力山大,也不当真,嬉笑着闹开来去。郑轩也不问,自顾自的扎篱笆。

 

郑轩就是传闻中的闲散人士,不知什么时候起郑轩便不怎么下山了,他向来是不喜欢掺和山下那些事的,光耀门楣的事有人做,鼓舞人心的事也有人做,他便乐得逍遥自在,用篱笆圈了块地,每日拾掇小菜园。

养鸡种菜,春暖花开。

他还不知道从哪里弄来几只小猪,就和一窝鸡一起养,几年下来也不见长肉,却也与邻为伴相安无事。

 

除去在小菜园的时间,郑轩就只在剑炉消磨日子。两个地方挨得很近,极大的方便了郑轩。

蓝溪阁的剑炉规模不大,烈焰冷泉四面环山,多少年来只出过一把剑,偏偏这一把剑断了多少剑客称霸的梦想——神兵冰雨,年轻的剑圣握着它在试剑大会上博得头筹,一战天下名。

人人都说冰雨是有剑灵的,蓝溪阁多少年供一把剑,一把剑把所有的灵气连根拔起,所以这剑炉再也没有出过像模像样的剑了。

 

剑炉还有没有灵气谁也不知道,但郑轩知道剑炉周围冬暖夏凉,适合蔬菜瓜果生长,四面环山养的猪和鸡跑不出去,而且潭水环绕,不用挑水就能灌溉自己的小菜地,实在风水宝地啊。

 

浇过水喂了食,郑轩就坐在树底下发呆。

路过的小弟子会起哄郑轩又在偷懒,郑轩摇着头反驳说发呆是一种修行,因为发呆是需要极大的专注力。

小弟子不齿于和这个闲人胡扯,转身去练剑。

 

那怀疑的模样像极了刚入门时的剑圣大大,郑轩不能自己的陷入了回忆。

 

2.

那年夏天特别热,郑轩和一窝小朋友相互簇拥着上了山,进了蓝溪阁。

刚入门的小孩子叽叽喳喳满怀欣喜,但也许是天太热、练功太苦了,伴随着夏天结束的蝉鸣声中,只剩下三个孩子被领着来到门主面前。

人虽所剩无几但门主却是欣喜的,他扔给喻文州一本书说你适合修王道,又扔给黄少天一把剑说你适合修霸道,你们俩将成为基石与利刃,带领蓝溪阁开创一个未来。

黄少天搭着被晾在一边的郑轩的肩膀,急切的问阿轩呢?

门主摸着胡渣想了半天,我没有什么能给他的,他修的是天道。

 

天道是什么,飘飘忽忽玄而又玄,郑轩终究也没有搞明白。

只知道喻文州看的书越来越多,他的心思也越发没人摸得清楚;黄少天的剑越来越快,他出招的时机也越发没人搞得明白。

三个人下山游历,见过山外山,遇过人外人,打过架也救过人,喻文州作息规律,黄少天半夜饿就抓着郑轩出去觅食,摸鸡撵狗的过日子,初入江湖又出江湖。

终于在第六年的试剑大会上,黄少天拎着冰雨一战成名。

蓝溪阁的未来啊,郑轩想着那日门主说的,觉得格外高兴。

当天夜里黄少天又来抓郑轩觅食,郑轩拦着他苦口婆心的劝,剑圣可不能再去摸人家的鸡,会被说闲话的,黄少天委屈,张口一串垃圾话,中心主旨就是我饿啊。

郑轩认真的想了半天,不知从哪儿摸出个鸡蛋,黄少你等等,我去厨房给你炒个蛋炒饭吧。

 

就算修天道,也不是天生就能掌勺的。

那天夜里黄少天和郑轩相互嫌弃着分食了那盆半生不熟的蛋炒饭,这倒是开启了郑轩钻研厨艺之路。

修天道修到厨房里,恐怕神仙也想不到吧。

 

3.

现在还修到菜园里了呢,郑轩一边打哈欠,一边回神,看吧,发呆是需要极大的专注力,不然稍一走神,就会被卷入纷杂的回忆洪流中去。

 

美好的回忆最可怕,让人沉湎其中,不问世事。这些人的时间和其他人不同,时间在他们身上波长很长很长,速度很慢很慢,像是步履蹒跚的老人,蔼蔼迟暮。

 

江湖传闻剑圣恋爱了,那晚郑轩喂食之后忘了关篱笆的小门,第二天起来,小猪早就拱开了篱笆在屋前乱转悠,而那窝鸡跑的漫山遍野,郑轩也不急,抱只小猪坐在石头上摸,跟放牛似得放鸡。

江湖又传剑圣失恋了,郑轩把怀里的小猪一扔,漫山遍野的捉鸡去了。

黄少天回来的时候他正试图哄骗飞上树的小母鸡下来,剑圣大大翻着白眼举剑一挥,小母鸡咯咯叫着被剑气扫下来落在郑轩头上,愤恨的啄了一口。

郑轩抱着鸡,谄笑着喊了声黄少,回来了。

黄少天面无表情的看了他半天,突然如释重负的长舒口气,蹦跳着过来拍他的肩头,阿轩呐,这几年我下山没有你给我加餐半夜饿得心慌啊!快把这只鸡宰了晚上炖着吃……

一回来就要宰我的鸡啊?

怎么舍不得?好哇我跟你十几年的情谊居然比不过一只鸡……

两人笑着闹着,时间便又开始缓缓前行了起来。

 

4.

人人都说看不透喻文州,唯独黄少天不是。

这么多年来的配合让黄少天可以根据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了解他的意图,黄少天看不懂的,偏偏是那个懒散疲沓,每日嚎着压力山大的郑轩。

 

那年一起上山,满心欢喜满眼希望的孩子中,唯有一个耷拉着眼皮的人。

他与其他人都不一样,黄少天说不出哪里不一样却总是忍不住去看他。

后来知道那个孩子叫郑轩,他总是想尽办法偷懒,却又把所有的事情安排的紧紧有条。他总是喊着压力山大,可真到了非他不可的时候他却也从不辜负期望。

 

蓝溪阁从岭南前往中原参加试剑大会,途经山林找了个小庙过夜。

半夜黄少天拉着郑轩跑出去,查看白天布好的陷阱,果然捉了只小山鸡,两人借着月光刨了个坑一把火烤了。

肉熟之前无事可做,黄少天顺手在脚边拾起树枝挥舞了一下,拉着郑轩闲聊。

阿轩啊,你不是修天道吗,平日里也没见你怎么用功,到底怎么修的?

啊?转着烤鸡的郑轩一脸茫然,黄少天只好自己猜测,修成之后是不是像微草的大眼儿那种算命的?

哦,郑轩放下手中的木枝去拉黄少天的手,接着火光凑过去把掌心翻来覆去看了半响,一本正经的说少年你今生命中要有一劫。

大师大师我该如何破解?黄少天非常配合。

郑轩余光瞥到开始吱咋冒油的烤鸡,要不,你就把鸡腿让给我吧。

我呸!黄少天一巴掌拍开郑轩的手,好好来,哪有被鸡腿收买的大师?

郑轩叹口气,好好好,欠了你的,黄金两千两方可替你渡劫。

我没有这么多钱。

那就……郑轩抓了抓头发,肉香开始四溢,黄少,你把以后的鸡腿都让给我吧。

能不能有点出息!黄少天拍着郑轩的肩膀,恨铁不成钢。

郑轩笑笑,拿过外焦里嫩的烤鸡,递到黄少天面前,黄少你才是蓝溪阁的出息啊。辛苦了,鸡给你吃。

你这么好啊阿轩。黄少天接过烤鸡,撕下鸡腿塞给郑轩,两人狼吞虎咽吃光小山鸡,并排坐着吹夜风,眼前的火堆一点一点燃尽,最后化为一缕轻烟飘散在夜空之中。

我一定会赢下试剑大会的冠军,黄少天突然出声,阿轩你要帮我。

月光下少年全心全意的看着你,毫无防备目光灼灼。郑轩没忍住走了个神。

我们蓝溪阁一定会如师父说的那样,名满天下,我们一起。

郑轩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点着头,当然。

当年的组队战中,为探明虚实郑轩跟着黄少天深入对方阵中,被围堵也掩护着他一步不曾退却。

 

5.

剑圣回阁得见一堆人,等拾掇完之后天已经要黑,他闻着香味摸去剑炉找郑轩。

这些年黄少天不知和谁学了儿化音,原本就糯糯的粤语加上儿化显得更加柔软温和,听起来仿佛撒娇一样。他口若悬河的讲山下的经历,绝口不提那些风言风语,郑轩便也不问,奉上炖鸡一锅、温粥一碗,附赠这世上最好的倾听者一位。

 

黄少天想,郑轩也许真的是最好的倾听者。喻文州也会听他说话,但他总是能找到恰当的时机打断,周泽楷也会听他说话,但他就是听着得不到交流的快乐,而郑轩会接话,会抱怨啰嗦也会嚎着压力山大,可是他还是每晚守着夜宵等着,他是那么鲜活的,亲近的,使人不由自主的信赖依靠。

 

黄少天想,郑轩与他们所有人都是不一样的,他也曾与大家一同鲜衣怒马,仗剑天涯行千里。郑轩分明了解人世间的精彩与新奇,却又仿佛生来就懂求而不得的痛楚与苦涩,便甘于守着这座山,这块菜园,斗鸡走犬过一生,天地安危两不知。

 

透过他的双眼,看到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呢?

 

黄少天一边吃海鲜粥一边看向坐在身边的郑轩,看的郑轩心底发毛,黄少你怎么了,你突然不说话我压力山大啊。

黄少天咽下嘴里的鸳鸯贝,蓝雨山靠海,鱼虾总是很新鲜,贝类爽滑弹牙,虾仁被细心的剥去虾线,米里掺了糯米使粥更加粘稠,文火慢炖,多一分便软烂,少一分便生硬。眼前仿佛能看到郑轩守在小火炉前,耐心的等水沸腾,等米糯软,等鱼虾鲜香,等不同的食材包容融合,化为一体。他不由的想起多少年前那盆蛋炒饭,心底莫名变得潮湿柔软起来。

 

阿轩,我上次不说话,你是不是就开始不下山了?

 

啊?郑轩一脸茫然。

 

黄少天没想等回应,又挖一勺粥,开始念叨,说起来我在山下认识一个同为剑客的小后辈,唉真想不到天下除了我还有个那么锋芒的剑客,我看着他挺有趣的就顺手提点了几下,成长的可快了!

 

郑轩笑道,又欺负人了吧?

 

嘿,谁会欺负人啊我又不是老叶那个不要脸的,我是真心觉得那小孩是个好苗子,他只用半年就进了剑道的门,让我按着打了几次也不气馁,最重要的是他真的有点儿资质,他竟然看出来冰雨剑灵不稳……

 

郑轩一个激灵,黄少天步步紧逼,阿轩,你早就看出来了对不对?

 

6.

那年是第八届试剑大会,蓝溪阁惨败给轮回,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的黄少天握着冰雨一言不发。

他一言不发,郑轩却能感受到来自冰雨激烈的震颤。

每把真正意义上的神兵,都是有灵魂的。

兵器与主人相互制约相辅相成,自古噬主的兵器无一不是上等神兵,主人心绪不稳压制不住被反噬罢了。

那日场面很混乱,人声鼎沸。郑轩却偏偏仿佛置身事外般冷静,他看着冰雨剑尖迅速回忆起师父说过兵器与其熔铸炉之间可能存在子母联系的事情,并默默的做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决定。

 

7.

黄少天撕下一个鸡腿抵到郑轩的嘴边,然后念叨,我时常很害怕,从小时候起阿轩你看起来和我们都不同,我们分明并肩坐在一起,可时间的流向却好像不一样,我搞不懂你在想什么,只能眼睁睁看着你流向更加邈远我恐怕永远不可知的什么地方……

郑轩无意识的咬着鸡腿,想半天说道,黄少,我上山之前就住在山脚下的那个镇子里,明天我带你去看,上山之后就每天跟你们一起练功学习,后来我们一起下山游历,那段日子我很开心,每天半夜一起去偷鸡摸狗我也很开心,后来蓝溪阁出了名,我觉得我人事已尽,回到山上做个闲人,可以帮你看着剑炉,你每次回来我还可以给你炖鸡吃……

郑轩絮絮叨叨说了一堆,这是黄少天第一次听他说了这么多,两个人的位置好像反了一样。

我说了这么多,郑轩丢下鸡腿去拉住黄少天的手,就是想告诉你……

 

——喏,我就在这里。

 

8.

小时候师父说郑轩修的是天道,郑轩不太开心,这些东西飘飘忽忽玄而又玄,他自己想了半天,到底什么是天道呢?

春耕夏种,秋收冬藏,顺势而为,这大抵便是他的天道了吧。

 

做了百年的梦,度了千世的劫。

大梦初醒,劫后余生。

黄少天低头看着被郑轩拉住的手,又抬头看他的眼睛,一肚子话想说,墨迹了半天,张嘴问道,手真油,都蹭上来了。

对不起!道着歉的郑轩没松手。

黄少天小心翼翼回握回去,明晚能喝猪肝汤吗?

郑轩笑开,就知道你还惦记着我的小猪!

 

夜虫啾鸣,凉风习习,时间还这么长,有些话就慢慢讲吧。

 

End

 

 


评论(5)
热度(36)

© 国际关爱话唠组织—炩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