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 · 水

【蓝黄】倾世情缘

【蓝黄】倾世情缘

*OOC

*师徒

*傻!白!甜!

*游戏设定改自同名页游

*再说一次、OOC!OOC!OOC!

 

 

 

蓝河是一位手握长剑的剑客。

 

玩儿游戏的时候,大概是心底那点儿仗剑江湖的侠客情节作祟,便选了他。

而名字更是随意,顺手打上两个字,便成了蓝河。

 

当初是抱着无聊的心态随便选了个游戏来玩儿,没有搜任何攻略,于是蓝河成长的很缓慢,一步一坑,爬起来、摔下去、再来,往复循环。

 

在申请加入轮回塔的队伍第三次被拒绝后,蓝河苦笑,现在的社会是怎么了,没有实力的人连游戏里都没人愿意搭理。

 

那个时候的蓝河武力值才8000左右,独自爬塔,才到第二层便躺尸,上面的阶梯望洋兴叹。

 

在那款游戏中蓝河第一个记住的名字叫垂岸,也是一只剑客。

 

亦敌亦友。

 

1V1的竞技场上蓝河和垂岸一直在胶着,你是99我是100,那我便要挑战你,打败你我变成99,然后再被你挑战。

 

两人你死我活的纠缠着,不亦乐乎。

 

出了竞技场两人也曾一起做任务,一起刷轮回塔,那是蓝河第一次踏上第四层,两个剑客像双胞胎一样惨死躺尸,复活点复活后蓝河拎着剑就要往里冲,垂岸拉住他,道算了,蓝河想想也是,进去了也只是浪费血气包罢了,于是就此罢手。

 

后来有一段时间没见过垂岸,而竞技场上少了一个追着踩的对手蓝河很不习惯。

 

等垂岸回来的时候身后背了一对翅膀,手中那把弩也熠熠闪光。

 

垂岸成了RMB玩家,还充了VIP,竞技场的排名很快升了上去,升到蓝河望尘莫及的地方。

 

蓝河有些难过,那种失落夹杂着落寞和羡慕,酸死了。

 

蓝河仍然是做着日常,刷副本,也还会去轮回塔门口蹲点,偶尔会出现愿意带他爬塔的好心人,十二层的高塔,他已经爬上过十一层了。

 

不知不觉中,蓝河的武力值终于破万,虽然相较RMB玩家不值一提,可在非RMB玩家中这个成绩已经很不错了。

 

有次在野外蓝河抓到一只小灵兽,蓝河的包里有以前打怪掉的变身卡,于是便用上了,小家伙变成了一只人形的小仙女,一刻不离的粘着蓝河身后,蓝河对他也喜欢的紧,起个名字叫小果儿,百般疼爱,为了小果儿能学习技能和仙术而天天去野外刷怪。

 

小果儿终于学会了加血,虽然不稳定,不知道什么时候加,可是蓝河还是很满足——毕竟那是唯一的影子一样跟在身后,生死不离的存在。

 

孤单久了,人总会有点儿矫情。

 

慢慢的,蓝河等级升到了59,系统又一次建议蓝河收徒,徒弟出师有礼包可以拿。

 

蓝河是真心冲着礼包去的,小徒弟是一只40级的剑客。

 

不同于偏好打本的蓝河,小剑客喜欢凑热闹去抢BOSS,小家伙躲在遮挡物的后面不断走位观察战局。

 

伺机而动的机会主义者听起来很帅,可惜蓝河收的这只机会主义者既不深沉也不冷酷,虽然招式像模像样,却是个话唠,爱撒娇的话唠。

 

“师父师父快看快看!”小剑客朝着自己狂奔而来:“我给你带回来个大家伙!”

 

小身影挡不住的大家伙可不就是各大公会窥伺已久的BOSS,蓝河喷出一口老血。

 

小剑客会给他找很多麻烦,又聒噪又烦,让一直单机的蓝河有点儿不习惯,手忙脚乱的感觉却很充实。

 

小剑客每天都会把不绑定的东西邮寄给蓝河,有时是蓝色洗练石,有时是女神之心,其实这些小玩意儿蓝河自己的都堆在背包里用不掉,根本不需要,可蓝河还是会收下,然后回信时也偶尔附上一些稀缺的物品邮寄给他。后来有一段时间做任务系统会送玫瑰,小剑客的玫瑰全部积攒起来送给蓝河,从一开始的一天一支到后来一天几支,还美名曰增加师父的好感度有利于完成组队任务。蓝河想象着对方一本正经的样子就开心的很,攒下来的玫瑰也通通丢给了他。

 

同学曾经笑他同伴绝缘体,一辈子单机的命。

 

他那时笑的有点儿苦涩,他自认不是玻璃心,却真的有点儿疼了。

 

现在我有了一只小徒弟呢!

 

蓝河欢喜的带着小剑客去刷轮回塔,两人艰难的爬到第五层时,蓝河中了BOSS的眩晕技能,BOSS小怪一个接一个打过来却不能还手的时候,就见那个平日里笑嘻嘻的小剑客疯了一样冲上去,BOSS开了反伤他也不管,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不计后果拼命的想要拉回仇恨,眼里的光凌冽而决绝。之后因为等级的关系小剑客还是牺牲了,不过他硬生生撑到蓝河debuff消失,可以出手的蓝河上去一个群攻清光了小怪,接着连招加上一个爆发秒了残血BOSS,干净利落。

 

小剑客躺在地上欢呼雀跃着师父好帅,蓝河不好意思的笑着解释是等级压制的原因,小剑客可不管,文字泡一个接一个弹出来占据大半个页面,看得蓝河心里从未有过的充实温暖。

 

其实群攻术要耗费很多法术的,而法术包很贵,蓝河一般是不会用的,而且那套连招他其实从来没有成功过。

 

回想起那天的时候,蓝河总觉得不可思议。

 

大概这就是想要保护什么人的心情吧,中二的不行。

 

 

 

随着等级的提高,小果儿加的血明显不够用了,蓝河寻思着再收一个牧师,毕竟爬塔的时候需要一个可以加群血的队友。

 

这个想法也就一闪而过,蓝河就是死心眼,总觉得收了人家就要尽心尽责,做不来就别收。

 

于是蓝河把收牧师的想法放在一旁,专心对付小剑客的升级情况。

 

一段时日后,勤奋的小剑客终于升上了49级,50级便可以出师了。

 

小剑客依旧每天送来玫瑰,每天召唤蓝河去做师徒任务,干劲满满。

 

蓝河却突然一阵胸闷,长久以来的辛苦不就是为了徒弟出师之后的礼包吗?现在小剑客终于要出师了,为何,为何反而舍不得了呢?

 

小剑客会出师,会成长,会认识更多的人,也许以后也会收一些徒弟,他会成为别人眼中的好师父,耐心对待每个徒弟,带他们一个个地清地图任务,耐心讲解一切他们不懂的事,会有人跟在他的身后,每天陪着他刷怪做任务,然后甜甜的叫上一声师父。

 

而自己今后可能会收很多个徒弟,但还有会不会有那么一个人,每天上线就来组队做任务,送花,把所有不绑定的东西都邮寄来,还会写长长的信来撒娇呢?

 

背包里的蓝色洗练石堆的快要放不下,最初的那枚女神之心又放在哪儿了呢?

 

师徒之缘百世就,恩义一断各东西。

 

怅然若失。

 

盯着屏幕下方飞来的组队邀请,蓝河点开,关闭,点开,再关闭。

 

邀请人上写着小剑客的名字,明晃晃的扎眼。

 

很快小剑客发来私信询问,师父是不是在打副本呀?

 

蓝河一愣,连忙回复说是。

 

小剑客一副很得意的样子道就知道师父不会不理我的嘿嘿嘿,师父出来之后要快点来组我!我去野外转转!

 

蓝河松了口气,在附近随便找了个副本入口就躲了进去。

 

蓝河一躲就是一下午,直到小剑客私信来说今天有事先下了才敢出来。

 

之后的几天蓝河突然对刷怪没了兴趣,做做日常,能躲就躲。

 

蓝河忽然有一天脑袋被门挤了似的想去刷轮回塔,于是一个人在轮回塔门口蹲了好久,没有好心人来捡,索性独自闯了进去。

 

熟悉的BOSS和熟悉的招式,蓝河一个人不费力的冲上了第五层,1对3,同样被BOSS的技能弄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一击一击打死,这次没有谁能来挡一下了。

 

苦笑着复活,蓝河这次没急着出去,也没急着再次去送死。

 

盘腿打坐,蓝河看着不远处耀武扬威的BOSS突然一阵轻松,你看,你也是一个人,长久的呆着这不见天日的高塔中,等待着谁来送死,或者被谁杀死。

 

原来我们那么像。

 

四周太安静,蓝河躺下来,地面是冰冷的青石板,温度一点一点的消逝,蓝河反而坦然了,闭上眼睛,患得患失实在太累了。

 

然后蓝河分明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嘶喊——师父!

 

蓝河吃惊的睁开眼睛,却没有动。

 

声音是从第四层传来的,那个不知死活的小剑客一边连击着BOSS一边嘶喊,师父你在第几次啊?我已经爬不动了你快来救我QAQ

 

蓝河脑子里如同浆糊一般,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楼下的小剑客很快挂掉了,复活之后立刻私信来卖萌,师父你在第几层啊QAQ你居然不带我自己来爬塔了嘤嘤嘤TAT

 

蓝河呆呆的看着,没控制住,大笑出声来。

 

只隔着一层薄薄地板的小剑客听见了,立刻扯开嗓子喊起来,师父你在第五层吧?别急别急我这就打去第五层找你啦!

 

蓝河笑着笑着笑了满面的泪水,楼下又开始了打斗的声音,以这等级压制明显的游戏来说,现在的小剑客想要推倒第四层的BOSS实在太困难了,可蓝河不知为什么就是有种安心的感觉。

 

他忘了这是比现实还要现实的游戏,实力不行就是不行,没有奇迹。

 

楼下厮杀的惨绝人寰,小家伙死了一遍又一遍,却还是锲而不舍的妄图冲上来。

 

闭着眼的蓝河想起背包里那堆破烂,想起小剑客撒娇的模样和那日凌冽的目光,想起两个人一起爬塔、刷副本的样子……他想了很多很多,多到自己都吃惊,何时有过这种经历。

 

睁开眼睛,面前的BOSS依旧呲牙咧嘴一副凶狠的模样。

 

蓝河裂开嘴笑了笑,抱歉,不能陪你了,有人还在等我……抱歉,我比你拥有的多、幸福的多……

 

他如释重负般长舒一口气,揉揉脸颊,点下退出副本。

 

然后站在轮回塔的门口信心满满的大喊:给我撑住!为师这就去四层救你!

 

 

 

这场单纯的师徒情分一点儿也不足以倾城倾世,只是随着系统音而来的一场小小缘分,遇上了,没有波澜壮阔的开始,没有精心的必然,只是因为等得足够久,足够年少,足够寂寞。

 

所以,也足够耐心,足够温柔罢了。

 

 

 

 

[团队][蓝河]:[夜雨声烦!你怎么掉血了?你又在干什么!]

 

[团队][夜雨声烦]:[师父师父师父快看我又带回来一个大家伙!]

 

 

 

情缘何必非倾世,倾世何必是情缘。

 

 

 

倾世情缘·终

 

 

 

甜甜的蓝黄!

好了!这个月!不要催我了!我要出去浪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红红火火红红火火何厚铧好


评论(11)
热度(50)

© 国际关爱话唠组织—炩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