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 · 水

【王黄】Go ahead(上)

【王黄】Go ahead

*灵魂伴侣设定:在一定时期(青春期或者遇见对方前些日子)一个人的身上会浮现出一句话的印记,这句话是他的灵魂伴侣对他说的第一句话,而书写的也正是那个人的笔迹。(有私设)

*群活动,抽中了“小镇设定——禁止恋爱”(瘫,禁止恋爱我还写什么

*慢热,一如既往,傻!白!甜!OOC!

 

1.

黄少天手腕上的印记风格与其他人的不太一样——在身边人清一色问好、搭讪或告白的词语中,黄少天手腕上的句子却只能算得上是一句没头没尾不明所以的回答。

被朋友取笑过对方身上的印记一定从手腕写到了脚踝的黄少天不屑的哼了哼,罕见的没有发动反击。

毕竟,如果不是对方神奇的诅咒体质,这嘲笑就要成真了。

 

2.

那一年的夏天很长。

 

十四、五岁的黄少天在一辆即将报废的绿皮火车上睡的很香,因为人群的拥挤,索性也没有列车员来查车票打扰。

 

拥挤的人群和火车上特有的奇怪气味一点儿也没有妨碍到他,他就把那红色山地包抱在胸前,头一低,歪在不算柔软的包面上,把外界隔绝的干净利落。

 

不知过了多久,身边的人也换了一批又一批,黄少天终于在一声悠长的汽笛声中悠悠转醒,睡眼朦胧的瞄了瞄窗外那一沉不变的景色,缓慢的打了一个哈欠。

 

“孩子,你要在哪里下车?”邻座白发苍苍的老人问着。

 

黄少天眨巴眨巴眼睛,站起身:“就这儿吧。”

 

说着,拎起那皱皱巴巴的山地包,灵巧的挤出了车厢,赶在车门关起的最后一秒蹦到站台上。

 

挤下火车的黄少天背着包百无聊赖的顺着来时的铁轨走,这里既不是开始,也不是终结,只是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中途小站。他其实并没有目的地,只不过上车时便想着,醒来后到达的第一个地方,就是落脚的地方,而下车后去哪里却真的没有考虑过。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确定自己已经彻底清醒。

 

铁轨的一端连接着自己妄想逃离的地方,另一端则无边无尽的绵延到未知的远方,而他——一个离家出走无处可归的小男孩,拖着空瘪瘪的山地包,站在铁轨的中心,既不想向谁妥协,却也没有独自面对未来的能力。

甚至有一瞬间他想要玩儿那个该死的猜火车游戏,他想象着有那样一辆列车驶来,他似乎真的感到了地面的震动,铁轨在震颤。而他突然蹲下身子,就蹲在铁轨的正中央,和在缝隙中挣扎的一根野草谈心说梦。

 

似乎有什么东西即将破土而出,又或者已经扼杀在萌芽。

 

最终,黄少天还是乖乖回到候车站台,找了一个看起来不那么冰冷的长椅坐着,清晨的风实在不怎么温暖,他有些怀念他几个小时前还憎恶的家,至少那房子可以供他消磨一整个暑假——在空调房里裹着被子打游戏——那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这位离家出走的小男孩一天前还认定自己即将做出一番令人瞠目结舌的事业,而现在,他迷迷糊糊地低着头,困意又卷土重来。就在他即将睡着之际,突然有一双鞋毫无预兆的出现在视野里。顺着那双鞋往上看,掠过小腿大腿腰身和脖子,黄少天艰难的抬起眼皮看向对方近距离放大了几倍的脸。

 

“我靠!”黄少天险些跳起来,瞌睡一秒驱散干净,“你这眼睛怎么回事?不是说歧视还是怎么样啊就是吓一跳,你知道的,有些人快到大脑跟不上节奏,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对方消化了一下这一大段话,挑出重点回答道:“因为我是魔术师。”

 

黄少天怔住,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欲言又止。好在他在对方报警之前做好了心理建设,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似得的问道,“你会变鸽子吗?”

 

“鸽子?”对方看起来有些困惑。

 

黄少天只好挥舞着双手做了一个飞翔的动作,重复道:“对啊,鸽子,白色的羽毛,当然也有灰色的,会飞的那种,还会送信,也可以煲汤……”

 

在他尽心尽力描述的更加详尽之前,对方连忙打断他,“不会。”

 

“不会变鸽子算什么魔术师?”

 

清晨第一缕曙光中,小男孩眼睛干净清澈,让人哑口无言。

 

3.

这事儿也不能怪黄少天,毕竟在大多数人的认知里,魔术师就是那种带着漂亮的礼帽,穿着惹眼的衣服,从身体各种地方变出鸽子和鲜花的神奇的存在。

 

不是吗?

 

黄少天瘪着嘴巴摆弄护腕,不情不愿的跟在自称魔术师却并不会变鸽子的人身后,去小镇的警察局备案。碍于对方不怎么好看的脸色,他决定还是暂时不要纠结鸽子好了。

 

“我说……王、王杰希?”黄少天快走几步与他并肩。

 

王杰希不露痕迹的放缓步伐,侧了侧脸表示他在听。

 

“警察会把我赶走吗?要知道我可是离家出走的,多么酷,你认识警察局的人吗?能不备案吗?你看我也不是个坏人……”

 

黄少天一边絮絮叨叨的说,一边手舞足蹈,像只叽叽喳喳的小雀儿,还像是王杰希邻居家那只热衷于每天历经艰难险阻翻进他家,只为叼他拖鞋的小奶狗。王杰希不动声色的神游,没有得到回应的黄少天不满的拉住王杰希的后襟。

 

看,开始咬拖鞋了吧。王杰希无奈的停下脚步,“只是备个案,不会赶你走。”感受到背后的力量松了下来,王杰希继续道:“家里还是要联系的,虽然不知道你为何要离家出走,但是总有人会担心的吧?”

 

“拜托!求你!”黄少天蹿到王杰希面前,一手把半开的门拍回原处。大眼大眼对大眼小眼,在第一回合的对决中就败下阵来,黄少天只好双手合十恳求道:“至少过两天吧?他们可能根本还没发现我离家出走了?就这么被逮回去是不是太丢脸了?!”

 

王杰希没理会他的撒娇耍赖,一只手拉开办公室门,一只手推着黄少天的胳膊,“再吵就让你在脖子上挂个牌儿蹲失物招领处。”

 

4.

“姓名?”

“黄少天。”

“性别?”

“你是哪里有疑问?!”

被拍了一脸灰的书记员无奈的求助:“王队……”

 

这一招倒是很好使,爆炸源立刻转过身冲着刚换好制服的王杰希嚷嚷,“好你个大小眼,不是说不认识警局的人吗?合着你就是贼喊捉贼的贼王啊?!”

 

“我可没说过,”话语里带着柔软的笑意,王杰希朝着书记员点了点头示意交给他来处理,“这是小高,我们几个是趁着暑假在镇子里当义警的学生。”

 

“学生?”黄少天怀疑的看了看王杰希,“你刚才在干嘛?”

 

“晨跑。”王杰希接过小高手里的单子两三下填完,“今天轮到我巡逻,小高值班,你是跟着我,还是去失物招领处蹲着?”

 

“那还用问?”黄少天跳起来,“有谁会拒绝一个免费导游?”

 

“稍等一下队长,”被称为小高的男孩从抽屉里掏出一个笔记本,又从笔记本里摸出一封信,“麻烦队长帮我把信捎给小别哥,还是寄上次的地址。”

 

王杰希点点头接过信封放好,“又给小乔写信了啊。”

 

黄少天好奇道:“小乔是谁?”

 

“以前也在微草镇的朋友,前些日子去别的地方了……”小高解释道:“能出去很好,我替他开心,毕竟这是受到诅咒的镇子……”

 

“诅咒?”黄少天疑惑的转头看了看王杰希。

 

王杰希没有回答,小高一边露出手腕一边解释道:“这个镇子里是禁止恋爱的,不然我们的手腕上怎么可能没有任何印记?”

 

Tbc

 

·是谁给我的勇气让我以为长篇我写得完???

·伤心,难过,不会写长篇。铺垫了这么久才刚进入主题,我就是个长篇废人

·后续缘见

 


评论(11)
热度(61)

© 国际关爱话唠组织—炩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