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 · 水

长歌01

*CP并没有后续也没有想好这是一时冲动的产物所以不打其他TAG

*谁让是我家烦烦的生日呢英雄一起炸呗


长歌

 

01.

 

[穿过那条漆黑的山洞,把写着心愿的木牌挂在梧桐树上,便可以被神明知晓。]

 

这种说法不知何时起出现,而后一直在村子里口口相传。

 

开始时有客人造访,客人走时把这个消息也带走,临近村子的人们听闻了就相携前来祈愿,小村子在当地的名气变得越来越大。

 

有人把消息描绘成故事,更加生动详细,言之凿凿。后来路过的风儿不经意间把故事裹挟着带向更加遥远的地方。

 

故事传唱着被种在凡人的心间,生根发芽,开出向往。

 

向往裹着谜的外衣撩拨,转眼间茁壮,刻画成了执念。

 

执念随着时间推移,沉淀、腐败、发酵,百年后酿成有血有肉的传说。

 

消息便变成了传说。

 

传说很远很远的的地方,一个淳朴的村子里有个只有当地人知道的山洞,山洞里有条暗河,顺着暗河可以到达神明的居所,把心愿写在木牌上挂在高大的梧桐树上,便可以被路过的神明知晓,获得祝福。可惜山洞里浓烈的黑没有任何光可以驱赶,普通人进了山洞就会迷失方向,不过有个不知从何处来的哑巴,弄了条竹筏做起了摆渡人的行当。

 

“哑巴要多少钱才肯渡人?”慕名而来的旅人趴在木头桌子前面,伸着头向旅店老板打听。

 

“谁知道呢,也许您应当亲自问问他,”旅店老板是个俊秀的年轻人,锋芒尽敛,低垂着眉眼漫不经心的擦着杯子打趣,“不过他要如何回答还真是个问题。”

 

有传说的地方总会像磁石一样吸引着各式各样的人前来一探究竟,旅客多了,自然而然的生出许多对应的行当,把自家房子的空房间租给远道而来的旅人可以增加一笔不菲的收入。旅店的老板看多了这样风尘仆仆而来的旅人,他们满怀热情与梦想,跋涉千里来追寻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

 

历经千辛而来的人不会轻易死心,锲而不舍的追问,“如何才能找到那个山洞呢?”

 

老板放下干净的杯子,把卷到手肘的衣袖松开,抬抬下颌示意旅人向后看,“哦,这个答案可多了去了,在我的小旅店里,能打听到的至少就有十种。”

 

旅人顺着老板指示的方向看过去,视线所及的终点是一个剑客装扮的少年,他正手舞足蹈的向同桌的一队马帮首领说着什么,眼睛里满溢着热切的光。

 

“他能带我找到山洞?”旅人转过头质疑的看向老板。

 

“谁知道呢,”老板笑的温文尔雅,“也许他还能说服那个哑巴。”

 

TBC

评论(5)
热度(3)

© 国际关爱话唠组织—炩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