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 · 水

【周黄】无闻

【周黄】无闻

 

*病了几个月,写写段子复健用

*意识流OOC

*洞主再爱我一次!!!

 

 

 

他看见色彩,听见声响,却无法做出回应。

 

他似游魂走在浓烈的黑夜里,就像没有人会在大雨的夜晚抬头看一看天边的月亮。

 

即使他就在那里。

 

 

 

空气里有潮湿的味道,气压很低,人们奔走着与他擦肩而过,大雨将至。

 

他逆着人流慢慢的走,走过萧索的街,拐进深深的巷。

 

长巷很窄将将足够一人前行,这让他莫名的安心。

 

他可以抛开因果纷杂静静地行走,单纯的前行,无妄目的。

 

随着他的前行忘却也悄无声息的开始。

 

第一个转角埋下姓名,第二个转角安葬初遇,第三个转角烧尽锱铢的电光火石。

 

他尝试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描摹记忆里的人们,却无法阻挡他们渐行渐远,最终变得模糊再也看不清晰。

 

长巷悠悠,他浅浅深深的走,走遍了所有转角,在黑夜的尽头看到一盏昏黄的街灯。

 

街灯太旧了,蛛网与灰尘遮掩了原本就暗淡的光,显得落魄不堪。

 

可是在黑暗里走了太久的他仍是需要眯起眼睛以便适应那微弱的光。

 

灯下站着一位撑伞的少年,他站在原地远远地看,看少年百无聊赖的转着手中的伞,有什么零星的细碎从伞沿滑落,抛出一条冗长的弧线,落进浓烈的黑暗。

 

有什么厚积薄发的情感莫名汹涌波澜,几乎湮灭了他的视线,好似这一眼经历了万年的辗转,朝夕不断,旬月绵延。

 

“连名字都埋葬了又何必苦苦追寻呢?”少年转过身,缓缓旋转的伞沿遮挡住脸庞。

 

他明知道少年看不见却还是摇摇头。他觉得这场相遇该是自己潜意识的梦,任性一点又何妨。

 

“得失离散总会周而复始,”少年抬起伞,露出的脸庞笑颜璀璨:“那么相遇岂不是为了别离?”

 

他不回答,坚定又固执的走过去,将对方拉入怀里。

 

春寒料峭,水汽夹杂着严寒透过毛孔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点点滴滴,淅淅沥沥,大雨将至未至,却又早已落在心底。

 

一把伞躲得过一阵雨却躲不过一个雨季。

 

“相遇是为了周而复始的爱上你,少天。”

 

少年丢下伞,闭上眼睛,听他迟到的回答响在耳际。

 

大雨如注。

 

End

 

·

 

*意识流不造大家看懂了咩?全程他=小周,因为小周埋葬的是自己的名字所以他不记得自己却可以记得少天w

*听歌抖腿开脑洞练手,细节不要深究

*想要表达一下不管多少次都会找到你爱上你的感觉

*洞主签名快改掉我真的有重新开始码字啊!!!再爱我一次!!!再爱我一次!!!


评论(10)
热度(15)

© 国际关爱话唠组织—炩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