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 · 水

【喻黄】旧时光

【喻黄】旧时光

 

黄少天再一次仔细的检查了自己的行李,一瓶矿泉水、一只钱包、挂着一个手持光剑的Q版剑客的自行车的钥匙,护身符在右边的口袋里,勇气放在左边的心口上,好了,全部带齐。

 

黄少天满意的推着小车子走出自家用竹条围起来的小院子,他低头看了看左臂上的腕表,这个腕表表盘很大,即使不用抬手臂都可以看见上面的指针。

 

八点三十分的指针看起来像一个箭头。

 

这个时间点妈妈在上班,外婆刚刚离开,说是去镇子上买东西。

 

这是最好的出发时间。

 

 

 

黄少天生在烈日炎炎的盛夏,从记事起便跟着妈妈与外婆一起生活。他问过妈妈原因,妈妈就笑,一直笑也不答话。从那之后黄少天就再也没有问过。

 

今天是夏至,是一年中最炎热的时候,他决定做一件不得了的事情——他要去找梦里的一个男孩。

 

黄少天梦见过一个男孩,不同于自己发色偏浅的黄褐,梦里有个男孩有着黑色的短发,柔软细碎,风吹起来的时候特别好看。

 

那个男孩也有一辆自行车,他住在高高的陡坡上,有一次他背着斜肩的帆布包、穿着学校里发的白色衬衫骑着车子从绿树茵茵的坡道上慢悠悠的下来,风儿裹进宽大的衬衫里像长出了翅膀,一路上车铃铛被颠的叮铃直响,和着蝉鸣呼啸着冲下那段绿树成荫的坡道,梦里在一旁呆望着的黄少天一瞬间闻见了空气里被阳光蒸干的大海的味道。

 

今天黄少天要去找这个男孩,虽然不知道他在哪里,但是黄少天有的是时间和空闲。

 

黄少天骑上自己的小车子,缓缓的出发了。

 

他骑过自家门前那条宽广的柏油马路,两旁不时有呼啸而过的小汽车。这些年来汽车在这个小乡村里变得越来越多,黄少天不喜欢那个味道,可是黄少天的舅舅家就有一辆银色的小汽车,不过一直放在院子里,也没见怎么用过。

 

 

 

气温逐渐升高,黄少天骑过一个青石板铺成的小桥,桥下有窄窄的河水流过,两旁有四四方方的田地,田地的四个角却是弯弯的弧形,好看极了。田地里有带着草帽正在劳作的妇人,也有光着脚丫抓泥鳅的孩子。

 

黄少天骑得很缓慢,他故意拨动车把上的铃铛,引起了孩子们的注意。

 

孩子们站起身用沾满泥巴的小手朝他挥着,他兴奋的叽里呱啦说了一堆不着边际的话,也不知道对方听见没有,反正他也不甚在意。

 

低头看了看腕表,十点十分,指针看起来就像一个√,黄少天很满意。

 

 

 

黄少天蹲在便利店的阴影里,吃着刚刚买的红豆面包,甜腻腻的味道像极了今天的风,缠绵又黏人的。

 

三口两口解决了面包,黄少天把瓶子里最后一口水喝掉,站起身把瓶子丢进不远处的垃圾篓。

 

这个村子没有镇子上可以看到的金属垃圾桶,只有用长而柔软的竹条编成的简易筐子。说实话,比起冷冰冰还带有奇怪味道的金属,黄少天爱惨了这泛着森林气味的小筐子。

 

抹了抹嘴巴,黄少天低头看了看腕表,十二点十分,这次是个的代表胜利的V,虽然有点儿歪,不过这难道不是调皮的小孩子打出的恶作剧成功的手势吗?

 

黄少天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他也模仿着摆了个歪掉的V,然后继续上路。

 

 

 

黄少天骑着车,又是要过一个石板桥。这次的桥下没有河水,不过田地却还是像刚才的那样整齐漂亮。

 

现在正值一天中最热的时候,田里一个人都没有,黄少天摸了摸头上的汗水,瞥见不远处有一棵大树。

 

树下睡着玩儿累了的孩子,和抠着脚底的泥巴、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的妇人们,他们聊家长里短,也聊今年的收成——家里的男人都外出打工了,家里的田都是女人们在照看着——他们已经可以从长势上看出今年的大丰收啦。

 

黄少天看着这场景莫由来的开心,于是他咬咬牙,车凳子蹬得更有劲儿了。他漫不经心地骑过一条商店街,说话声,笑声,还有收音机里隐约的歌声擦着他的耳朵飘进身后燥热的空气里。

 

 

 

不知蹬了多久,吹在身上的风开始有些清爽了。黄少天也有些累了,他看了看腕表,十七点二十五分,指针重叠在一起,组成一个数字1。

 

黄少天下了车,推着车子走进一个砖头垒砌的院子。

 

院子里有几个老奶奶围成个圈在闲聊,他们一人一把大蒲扇,聊过谁家的儿媳生了个大胖小子,也聊过谁家的闺女嫁了城里的大老板。

 

黄少天走过时,她们就对着他笑,黄少天也笑着朝她们点头。

 

院子走到头,是一家砖头房子,房子前有用砖头围成一个小花坛,里面开着说不上名的小野花,几根竹竿子搭在一起,碧绿的藤蔓就顺着爬上去,生机勃勃。

 

黄少天把车撑子打好,他站在那扇木头门前。

 

木头的香味顺着风就被带过来,再加上花香和泥土的气味,好闻极了。

 

黄少天就那样站着,看着那扇小小的木门。

 

黄少天想推开那扇门,也不想推开。

 

因为,只是看着,心里空落落的那一块就被填满了。

 

黄少天想推开那扇门,也不想推开。

 

因为,只是看着,就满足了,幸福极了,已经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黄少天就那样站着,看着那扇小小的木门。

 

风儿打个卷儿吹落一片绿叶的时光里,小小的木门吱吱呀呀的开启了。

 

黄少天轻轻的笑了,他终于还是看见了梦里的那个男孩。

 

他终于还是看见了在梦里一直看不清的脸庞。

 

“哎哎那个谁你好,虽然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其实我自己也不太清楚状况,可是我认识你好久啦!”

 

对方毫不惊讶,笑眯眯的打断他。

 

“少天。”

 

黄少天闭上嘴,抬着眼角等他。

 

“我是喻文州。”

 

 

腕表的指针哗哗啦啦乱了起来。


                       ——旧时光 · 终——

 

 

*根据暑假做的梦改哒!

*没有任何意义的我只是爱惨了那片田罢了。

*踩着2014年的尾巴发、终于可以自豪的说2014年我把最喜欢的几个黄少相关CP大概都写过啦(๑•̀ㅂ•́)و✧

*明年见(*〞艸〝)

评论(6)
热度(18)

© 国际关爱话唠组织—炩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