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 · 水

【周黄】向死而生

【周黄】向死而生

 

@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莫默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莫默点的:民国、军人周

*OOC、扯的自己都不忍直视

 

[我生于这个世界之上,一路狂奔直向着死亡。]

 

 

 

周泽楷喜欢在每月十五的时候褪下那身笔挺的军装去听戏。

 

那年冬天的雪下的很大。前线的战事也搁置下来,陷入了微妙的僵持。

 

戏班在当地很著名,来的人很多。也许正因为这样的乱世人们才需要一个歌舞升平的空间来逃避现实。

 

雅座只在最前面将将设了一排,寒冬腊月的更多人愿意和人群挤在一起,这样才够暖和。功率不大的老式灯泡悬在屋子正中央,明明灭灭,在周泽楷身上兀自切割出笔触清晰的轮廓。

 

台上青衣旦涂着杏红的脂粉吊着尖细的嗓子,从舞台这头踱步去另一头。

 

正赶上白居易的那首《长相思》。

 

水袖长长地一甩,暗香浮动月黄昏。

 

周泽楷就挤在喝彩的人群中向前张望。

 

正巧雅座上的人转着头对身边的人手舞足蹈的说着什么,眼神在昏暗的光线里依旧清冷、锐利,好似一柄袖剑,准备随时一剑封喉。

 

周泽楷这才想起那个人是个不管在硝烟战火中还是在人际交往中都不会迷失的机会主义者。

 

然后周泽楷像平时那样抿着嘴角轻笑了下。

 

“黄少天。”

 

周泽楷轻轻叫了一声那人的名字,拥挤的人群中偏偏是他像是听到呼唤般回头张望。

 

目光相接的瞬间少年证了一下,随后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浅笑,明亮、肆意,摄人心魄。

 

剑已出鞘。

 

 

 

周泽楷将青瓷茶杯举到嘴边,杯中的茶叶在通透的水中缓缓伸展开来,晕成浅浅的褐黄。

 

黄少天坐在对面翘着脚伸展了一下身子,见周泽楷不说话,深知这个人脾性,便率先开口。

 

“周小将军别来无恙?”黄少天没等他的回答自顾自说了下去,“想来也是无恙的,还能坐这儿喝茶真是最好的结果了……停战了几个月了?你看我托你的福从哪儿捡了条命回来,现在接手家里的生意也适应的挺快……”

 

深秋留下的龙井茶味浓郁,入口回甘。

 

周泽楷呆呆的看着他口若悬河,未置一词。

 

讲了半天也没个回应,黄少天放下翘着的脚认真的询问:“所以你这是干嘛来了?”

 

周泽楷想了想,犹豫着回答:“看看你。”

 

黄少天毫不退让:“为什么来看我?”

 

周泽楷下意识的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全程盯着他的黄少天失望的摇摇头。

 

“慢走不送。”

 

回去的路上周泽楷看到由工人和学生组成的抗议人潮。他们拉着横幅高呼着口号,簇拥着彼此在城中绕圈圈。

 

明知不会有结果,却还是那么多人愿意站出来表达意愿,愿意站出来做些事情。

 

为心中认定的未来坚持。

 

周泽楷就插着兜儿看着,想着,出神。

 

不意寒风一过,惊落碎雪,粉末飞进眼睛里。

 

视线就模糊起来。

 

 

 

有些时候周泽楷真的觉得自己老了,喝茶听戏的日子太过清闲,几个月前那些枪林弹雨的时光现在想来竟像是隔世的一场旧梦。

 

与同类相比也许真的是自己活的太久,以至于回忆太挤,林林总总纷杂不堪理不出个头绪。颇有些庄周晓梦迷蝴蝶的意味。

 

周泽楷摇摇头苦笑,怎么会是旧梦一场?

 

修长的军靴一脚踩碎满地物是人非,却踏不碎那抹柔软,于是只能深藏在心底百般呵护。

 

最后一场突围时,战场上烟尘蔽日却挡不住执意跟在身边的小少年目光灼灼。

 

“这可能是最后一面了啊别留遗憾,周泽楷我喜欢你,你呢?”

 

少年直白的、热烈的话语一字一句萦绕在每个难眠的深夜。

 

怎么会不喜欢?

 

想要伸手拉住他却又想起王杰希言之凿凿的断言。

 

这世上有一种人和别人不一样,他们的波长特别长,他们的生命消耗的比常人快。同样的生命频率,他人一世三百年,而他们三世一百年。

 

手悬在半空堪堪握成拳。

 

怎么能、怎么舍得拉住光一样的他?

 

 

 

再次相遇在一场普通的政治宴会,周泽楷在前厅和众人寒暄一阵后便躲到后院喘口气,却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看雪的黄少天。

 

黄少天是南方人,很少见雪,在院子里来来回回走,稀奇的听积雪被踩时发出的吱呀声。

 

周泽楷慢慢走过去,听小少年模仿着青衣旦捏着嗓子唱那日、那场、那句词。

 

“人言人有愿,愿至天必成。愿作远方兽,步步比肩行。愿作深山木,枝枝连理生。”

 

黄少天后退了两步,裹着漆黑的斗篷站在一片雪白的庭院中间,颇是有点儿绝代风华的味道。

 

转过身直勾勾的盯着周泽楷,一字一句又念了一遍。

 

随后绽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嗨,周小将军,你也跑出来啦?不适应这样的场面吗?这样可不行啊……”黄少天摇了摇头,看向光秃秃的枝头末梢那一点红梅。

 

“你知道这场宴会的苏家吗?他们祖上是从江南迁来的富绅,苏小姐从小就受着先进的教育,也留过学,”黄少天似笑非笑,“你也知道我们做生意的总是要拉几个盟友,家里的意思是联姻。”

 

周泽楷身子一颤,意识到之前已经向前两步将眼前的人拥入怀中。

 

一扇门外,歌舞升平;一扇门内,日影婆娑。

 

半响,周泽楷皱着眉小心翼翼的询问:“不联姻,可不可以?”

 

黄少天垂着手站着,反问:“苏小姐娇小可人与我相配真是金童玉女,我干嘛不娶?”

 

周泽楷沉默片刻终于开口。

 

“我喜欢你。”

 

冬雪一片一片压弯黛绿的枝桠。

 

黄少天歪了歪头:“周泽楷你说什么?”

 

“我喜欢你。”

 

“喜欢谁?”

 

“周泽楷喜欢黄少天。”

 

冬雪将融,有什么破茧成蝶将满溢的欣喜戳破。

 

不枉他等了那么久,不枉他一直相信。

 

黄少天抬着下颌眼角眉梢带着小得意。

 

“想通了?”

 

周泽楷轻声嗯了一下,怕他没听见还特意连着点了几下头。

 

“不逃了?”

 

“不逃。”

 

黄少天缓慢的把手环上周泽楷的腰。

 

“不怕自己死的早了?”

 

周泽楷摇摇头:“至少现在你在我怀里。”

 

若将周泽楷的余生写成诗,却不能提及一个与黄少天有关的字。

 

周泽楷咬着下唇把怀中的人抱紧。

 

还不如就停在这里,停在我们不曾错过,深情未负,死生挚交。

 

环在后背的手一点一点收紧,紧到黄少天开始觉得疼痛,好似灵魂也被勒紧到无法呼吸。可他连挣扎的意念也没有。

 

“周泽楷,别把我当女人。”

 

黄少天把头埋在周泽楷的肩膀上,声音闷闷的带着不可察觉的埋怨。

 

“你也会受伤会疼痛,我也可以保护你。”

 

黄少天也把双臂收紧,胸腔传递的心跳和温度让人心生眷恋。

 

“你抱着我若是累了倦了没有力气了,我还可以抱紧你。”

 

黄少天迎着冬日的阳光抬起头,白净的脸庞透着朝气与希望。

 

“两个人总比一个人抱得紧些。”

 

 

 

也许这世上真的有一种人和别人不一样,他们的波长特别长,他们的生命消耗的比常人快。同样的生命频率,他人一世三百年,而他们三世一百年。

 

可是,这一世时光,比百年漫长。

 

你不走我也不会逃。

 

向死而生。

 

 

 

End

 

 

 

*莫默生快生快生快!

*可能不是很甜对不起(扑通跪下

*太赶了没有时间修了凑合着看吧你们排着队过生日真是要人命

*基友一句话概括中心思想“出来混早晚都得死谁也别怕坑了谁,两个人就拉扯着一起嗝屁吧真是棒棒哒”今天也把我噎的说不出话来呢(微笑


评论(10)
热度(70)

© 国际关爱话唠组织—炩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