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 · 水

【双叶黄】一夏

【双叶黄】一夏

 

*洞主 @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药十七 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OOC

*傻白甜

*烂尾注意

 

叶秋从草地上爬起来之后左脸颊隐隐的钝痛才通过神经告知大脑。

 

对面的少年看似瘦弱可是力气一点儿都不比自己逊色,分明是加害者却一副受到侮辱的样子愤怒的盯着自己,叶秋想解释什么又不知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对方手里拿着的,的的确确是自己的学生证。

 

揉揉嘴角的淤青,叶秋索性放任脑袋一片空白。

 

“这都不躲?叶秋你这是瞧不起我吗?你等着新仇旧恨咱们梁子结大了!记好了我叫黄少天!和你没完没完没完了!”自称黄少天的少年咬着后槽牙转脸就走。

 

傍晚的太阳斜在他身后,穿城而过的河水波光粼粼,水色悠悠反射的夕阳把他整个人浸染成一种温暖的黄。

 

风带起的气流在他脑袋上打个旋儿,头发丝软软的一晃。

 

晃的叶秋心尖儿一颤。

 

难不成是被一拳打成了脑震荡?

 

叶秋后知后觉的想。

 

 

 

叶秋觉得自己最倒霉的事情,就是跟叶修是双胞胎。

 

三好学生叶秋对灯发誓,在其半生戎马生涯中最出格的不过就只是常常想着怎么离家出走寻找自我,绝对没有做过任何逃课打架伤天害理的事情。

 

可就拜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脸孔的不良哥哥所赐,常常有不明真相的各色各样人来找他麻烦——还都是不听人讲话就直接动手的。

 

为此练就一身逃跑好本领的叶秋从未觉得有这个哥哥哪里值得高兴。

 

直到遇见黄少天。

 

 

 

他们相遇在夏初时节。

 

黄少天和其他来找茬的人不同。

 

其他人喜欢蹲在阴暗的小巷子里堵截,他却要在宽广明亮的大道上拦路。

 

那日傍晚他先是拦住放学回家的叶秋盯着脸疑惑的看了半响,然后将信将疑的举起手里的学生证问是不是他的。

 

叶秋接过来看了看的确是自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的学生证,于是点点头,再抬头时太阳正巧斜在一个恰到好处的角度,把面前的少年镀上一层毛茸茸的光边。

 

小少年露出一个耀眼却不刺目的笑。

 

“叶秋叶秋叶秋叶秋叶秋!”

 

一串名字叫得顺的好似叫了几百年,甜的叶秋光秃秃的心墙上忽的开出花儿来。

 

扑通。

 

心脏漏跳一个节拍。

 

“来跟我PKPKPK!”

 

阳光里的小少年人蓄无害,太过温暖让人不忍拒绝,下意识的点头结果就是晃神的瞬间被一拳放倒。

 

至此被对方自说自话成了隐藏实力,每日缠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叫嚣。

 

吵的整个夏天更燥热了起来。

 

于是叶秋也多少从黄少天嘴中知道了他是隔壁蓝雨的校霸,也知道了他和哥哥之间的恩怨情仇。

 

黄少天喜欢翘课来缠他,他们一起逃过课,一起考试前抱佛脚的补习,也曾一起分享一只冰棒。

 

中间有多少次他想解释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时间没有间隔没有停留,日复一日多少人擦肩而过。

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可是你却叫着我的名字闯入我的生活。

可是你却叫着我的名字融入我的生活。

 

偏偏是我们相遇。

偏偏是我们相知。

偏偏是我们相伴。

 

啪的把书盖在脸上,课堂上走神的叶秋藏在阴影里深吸一口气。

 

没敢继续想下去。

 

掩饰错误比任何错误更可怕。

 

最可怕却是我还不愿醒来。

 

 

 

这天又是一群找茬的找来,叶秋准备开溜时谁知黄少天正巧也找来。

 

“干吗干吗干吗!欺负叶秋人少吗?放弃吧你们这种货色一挑十都是小意思能打败叶秋的只有我知道吗知道吗知道吗?”黄少天继而侧过脸挑着眉梢眼角带笑:“来比比谁打倒的人多怎么样叶秋?”

 

叶秋收住逃跑的脚步,眨眨眼睛第一次觉得这样打架的场景其实也实在有趣。

 

可过了几秒他笑不出来了,虽然黄少天挺厉害可是架不住对方人多势众,自己又是个半调子能不添乱就已经很好,眼见两人都挂了彩,黄少天瞅准一个空挡拽上叶秋就跑。

 

晚风吹过带伤的脸颊微微的刺痛,夕阳下的伤口开始发热。

 

打架不行可比逃跑我可是行家。

 

叶秋看着身边喘的急促的小少年忍不住笑出声来。

 

甩掉这群人两人找了个便利店买了点儿消毒水和棉球,然后蹲在便利店外紧急处理。

 

“这群人太不上道打人不打脸不懂吗!”黄少天刚喘顺气就开始叨叨,叶秋也不打断他,从塑胶袋里翻出棉球沾上药水就往他额头上的淤青擦。

 

黄少天疼得整个人抖一下,呲牙咧嘴的叫:“叶秋你怎么搞突然袭击啊是故意的吧!心真脏脏脏!”

 

叶秋没反驳,黄少天就继续自说自话:“青了没青了没?这叫我回家怎么交代啊!”

 

叶秋脱口而出:“要不要来我家避一避?”

 

黄少天跳起来往叶秋沾血的嘴角狠狠摁上创可贴。

 

“看不出你还有点良心啊叶秋?走起走起走起!”

 

 

 

站在自家门口的叶秋开始后悔,在他纠结的空档门自立往外打开,自家哥哥叼着烟头领着垃圾袋撞上装门神的自己。

 

“呦看不出啊,”叶修惊奇的睁了睁眼睛:“你也会打架?啧啧被揍的那么惨啊,要不要我帮你揍回来?”

 

还未等他开口身后的黄少天已经抢先叫了出来。

 

“老叶?!”

 

叶修歪了歪头挑眉:“蓝雨的小鬼?”

 

叶秋苦笑一下,转过身对着小少年说:“这是我孪生哥哥叶修,是你一直要找的那个。”

 

这句话他已经为他准备了整个夏季。

 

从相遇那天算起。

 

 

 

倒完垃圾回到房间的三个人理了理前因后果,误会解除了,本以为会慌乱的叶秋却长舒一口气。

 

终于可以作为叶秋与你相处。

 

黄少天不好意思的道歉,喋喋不休顺带着对叶修卑鄙无耻的欺骗行为控诉和对叶秋有这样哥哥的深刻同情。

 

被诋毁的叶修叼着没点着的烟站在叶秋后面,叶秋想象着哥哥现在的表情有种大仇已报的快感。

 

被骂的叶修却不怒反乐:“我就说你怎么不来找我了,原来是找错人了,眼神不怎么好嘛小鬼。”

 

“滚滚滚滚滚滚滚滚,”黄少天跳起来:“我眼神好的很!”

 

“好得很还认错人让我白白等了一个夏天?”

 

黄少天手舞足蹈的辩解:“我就觉得叶秋和那天的你气场和感觉不太对啊!可是他说他就是叶秋啊我还是很相信他的!所以反应慢了一点!”

 

“那你的反射弧也太长了点儿,”叶修耷拉着眼皮在后面比了个手势:“像这样。”

 

黄少天纳闷:“也不是很长啊?”

 

“来回跑上十二圈。”

 

然后就看着黄少天没有调整方向就径直朝身后的叶修张牙舞爪的扑了过去。

 

风带起的衣角飞扬起来划出一个优美的弧线。

 

擦肩而过的瞬间两个人距离近的让叶秋心惊,黄少天的发丝尾端似乎还擦过了粘着创可贴的嘴角。

 

痒进了心底。

 

也许是初次见面那一拳太重,真的打成了脑震荡。叶秋试图说服自己——擦肩而过的瞬间,他下意识的拉住了黄少天的手腕。

 

 

 

夏季走到了尾声,在地里蛰伏十几年出来只为一个夏天的蝉在生命最后的时光里不顾一切的声嘶力竭。

 

蝉鸣太吵以至于脑子有点空白,即使手腕被抓住的时候,黄少天也仍没能意识到这是什么情况,两个人看着对方眼中自己的影子愣在那里。

 

“放手吧。”

 

突然闯入的第三个声音惊醒了恍惚的人。

 

叶修依旧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依旧是那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

 

叶秋下意识的卸了力道却又骤然一紧,捏的黄少天一个激灵。

 

“看不出来啊叶秋你还挺护着你哥?行啦我又不会真揍他、不、还是会揍的,”黄少天拍拍叶秋的肩膀一副我懂的样子:“不过你放心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下手轻一点儿……”

 

叶秋对着黄少天摇摇头,侧过身子看向叶修。

 

叶修眼色暗了暗咬着烟头重复一遍:“放手。”

 

叶秋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毫不退让的反瞪回去。

 

夏末的晚风卷着一股子秋意。

 

夹在两人中间的黄少天终于发觉气氛不太对劲,冲着叶修丢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叶修没搭理他,认真的盯着弟弟毫不退让的眼睛。

 

风过,喧嚣了整个夏天的蝉突兀的安静起来。

 

叶修两人身后发出一声高深莫测的轻笑。

 

 

 

多少年后有人问起叶修当初是否已经知道这个结局时,叶修释然的说,知道。

 

那是二十多年来那小子眼睛里第一次有光。

 

第一次坚固、无所畏惧、像个真正的男人。

 

那人又问,那你可曾想过成全?

 

叶修摇了摇头,有他在的日子虽有黑暗,却仍存阳光。

 

人类都是趋光的。

 

那人也许皱了皱眉也许没有,你们这样的关系怎么会有光?

 

叶修坦然的笑,不怒不喜不卑不亢。

 

生命是一个过程,而你们关注的却只是结果。

 

站起身子,叶修挥了挥手往房间外走。

 

屋外阳光正好。

 

他血浓于水的家人和非其不可的爱人在等他。

 

不伤害任何人,在自己的世界里如何岂容他人置喙。

 

 

 

夏只一季,四季轮回,一年一度。

 

虽已非那年之夏。

 

然,喧嚣不改。

 

夏天,又来了。

 

 

 

End

 

 

 

*洞主生快生快生快!ヽ(●´ω`●)ノ

*洞主说哒三人开放式结尾~

*没来及刷老叶好感度大家可以理解成第一眼就看上了!烂尾了我造!(๑•́ ₃•̀๑)主要是太想赶在今天发毕竟早一天晚一天都不是生日那一天了!

*我下午不该摸鱼的我高估了自己的手速(跪着哭

*洞主不满意的话我就重写!来吧洞主一句话给我个痛快(´;ω;`)


评论(21)
热度(362)

© 国际关爱话唠组织—炩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