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 · 水

【刘黄】传说

【刘黄】传说

 

*私设有 OOC有

*刘黄快要寂寞死,吃我的安利好嘛,求投喂好嘛【躺平

 

微草刘小别,第七赛季选手,手速达人。

 

每次见面都是带着耳机的样子,对前辈有礼,为人低调。

 

唯独有一个人除外。

 

同为剑系的前辈,剑圣黄少天。

 

全明星的新秀挑战赛上,飞刀剑紧握着流魂刺出的最后一剑带着浓浓的挑衅味道。

 

让坐在观众席上的队友一片惊讶,微草主场的粉丝们更是激动,呐喊口哨各种怪叫。

 

而一个人坐在狭小黑暗的操作室里的刘小别,只是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细细描绘着、想象着对方的反应。

 

迫不及待。

 

事后许斌也曾打趣,亏你还记得黄少天坐在哪里。

 

刘小别双手插兜,笑笑没有回话。

 

我当然知道。

 

毕竟,从一开始我便看着他。

 

只看着他。

 

 

 

最开始还在微草训练营的刘小别就以傲人的手速被瞩目。

 

队长王杰希来训练营指导时也说起过战队的事情,不经意提起现在的蓝雨也有个出色的剑客叫黄少天。

 

刘小别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黄少天。

 

平仄平,真好听。

 

再后来当做战队的苗子培养,每次都可以随队观看比赛。

 

他就在台下看着微草发展、称王,然后被不经意的剑光惊落马下。

 

第六赛季,夜雨声烦便已经身披荣耀,站在顶峰了。

 

“今日起,那便是剑圣。”王杰希拍了拍刘小别的肩头,语气里有痛失冠军的失落,更多的是一种期待。

 

对荣耀的期待,对未来的期待。

 

“队长,”刘小别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等我出道,剑圣会是我的。”

 

王杰希欣慰的点点头,年轻人有目标总是好的。

 

唯有所执,方有所成。

 

刘小别站在台下,抬着头抿着嘴,看那个会发光的少年捧着奖杯笑,笑的在嘴角开出一朵细碎的花儿。

 

剑圣,夜雨声烦,黄少天。

 

 

 

第七赛季,刘小别出道,微草重回冠军的王座。

 

站在台上接受瞩目的新秀恍恍惚惚,紧紧手指,那么不真实。

 

下意识的想要找寻谁。

 

刘小别转过脸,看着队长接过奖杯,听着台下微草死忠呼喊着战队的名字。

 

原来这就是荣耀。

 

可这是战队的荣耀,不是我的。刘小别又紧了紧手指,我的荣耀应当是剑圣。

 

刚进战队便荣耀加身的少年,丝毫没有满足感,目光灼灼。

 

 

 

一天一天的练习,一次一次的对战。

 

第八赛季,第九赛季,第十赛季,第十一赛季……

 

每次追寻黄少天的身影似乎已经成了习惯。

 

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黄少天退役。

 

听到消息的时候刘小别正在做日常训练,他无动于衷的操作着剑客跳跃、翻滚,完成每一个动作。

 

直到结束,退出程序的一瞬间,一种无法表述的迷茫充盈大脑。

 

一片空茫中刘小别突然想起不知是哪一次赛后,又说到剑圣,队长王杰希盯着自己热切的目光不禁问:“你觊觎已久的剑圣,究竟是……”

 

是什么呢?刘小别抬眼等着下文,却一直一直也没有等到。

 

 

 

“刘小别醒醒,刚来就这么拼呀,回去休息吧,别在训练室睡。”

 

刘小别兀然惊醒,面前的电脑画面已经被前辈退出了训练程序。

 

夜雨声烦孤身立在黑色的背景中,待机动作是握着冰雨,擦拭、挥出,一如既往的凌厉帅气,仿佛下一秒便要挽出一个漂亮的剑花,伺机而动。

 

像光一样,像他一样。

 

而他在传说之中,与我再不能相逢。

 

刘小别突然笑出声来。

 

他想他不需要等待王杰希的后半句话就已经可以给出答案了。

 

蓝雨年轻的新剑圣站起身,拔出账号卡,转身跑出战队。

 

原来我咬牙走了这么久,只是爱上最初绽放在你嘴角的花儿。

 

只是想要站在你的身边。

 

南方的夜风没有北方来的凌冽,却也一样的寒。

 

刘小别跑在柏油地面上感觉的到细微的震颤从脚底一路蔓延到左胸和双眼。

 

骨头里的刺像极了晚来的成长痛。

 

遗憾的是,他太年轻,错过的机会已没办法重来。

幸运的是,他还年轻,未来的机会还来得及创造。

 

年轻的新剑圣站在一栋房子底下,看着窗中温暖的灯光,喊出多少年心心念念的名字。

 

平仄平,真好听。

 

 

 

让我亲笔续写你的传说。

 

End

 

·

-你觊觎已久的剑圣,究竟是夜雨声烦,还是黄少天?

 

-是操控着夜雨声烦,睥睨天下的黄少天呀。

·

 

 

 

*私以为黄少退役后夜雨声烦不会给小卢。因为小卢惯用重剑虽同属剑系但还是有差别的吧,何况流云银武装备什么都已经成熟没有必要。

然后剑与诅咒作为蓝雨刻在队徽上的标志则不可能轻易就交易账号卡,于是只剩一种可能就是交易适合夜雨声烦的人过来。这个最适合的人,除去训练营,整个联盟就只有一个刘小别了吧。

*小屁孩成长记(笑

*作为刘黄粉我居然记错别哥生日……我去死一死(躺平),中间有一段匆忙得不得了差点儿赶不上,写完自己都没来及看一遍所以错字请……我绝对是刘黄真爱粉

*每天都刷一遍刘黄快被饿死求投喂!求!QAQ


评论(21)
热度(72)

© 国际关爱话唠组织—炩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