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 · 水

【all黄联文/结尾棒】前人葬剑,后人扒坟

请先看预警http://xichenvv.lofter.com/post/40c9ca_10dcd2b6

没问题再点进来么么啾


·


三人一路马不停蹄赶到微草,门童没有通告直接引着三人进了内堂,内堂正中微草堂堂主王杰希抄手而立,波澜不惊的面容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场。

“王堂主。”摸不清对方立场,喻文州上前先行了个礼。

王杰希点头回礼,绕过他走向黄少天,一边走一边说道:“武林大会近在咫尺,各门派齐聚武林盟,盟主在众位高手眼皮子底下暴毙,现场留有蓝雨剑穗。蓝雨剑穗入门当日由师父亲手交付,一人一枚不再多做,各掌门一致认为蓝雨唯有剑圣有此身手,而你确实拿不出自己的剑穗,盟主义子刘皓悲痛欲绝誓要将凶手手刃。”

王杰希站定在黄少天面前,耷拉着眼皮看他,“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还有我和那群老顽固打了一架,现在正被通缉。”黄少天咧着嘴笑笑,“大眼,武林大会你让小高替你参加,自己身在千里之外对事情倒是摸得清楚啊,我看你哪里像是要隐退,根本就是一辈子操心的命。”

王杰希叹口气,“你倒是一辈子惹是生非的命。”

“那是他们根本不听我解释!”

“你解释的时候少些废话兴许人家就有耐心听了。”王杰希侧过身,指这内屋说道:“去吧,乔一帆在等你。”

“你就把人小朋友一个人关屋里?”

“刘小别守着呢,刺客落叶飞羽我倒是有些耳闻,此人身份未可知,只道他出高价就什么单都接,且每次动手时伴随着哨音,若有动静微草不会不知。”

言罢又转脸又对喻文州和周泽楷说道:“两位就跟我在内堂稍候吧。”

 

推门进入内屋,果然一个少年迎了上来,“前辈,我是乔一帆。”

黄少天点点头,又看向窗边抱剑打瞌睡的人。自他推门的时候那人便警惕的睁开眼睛,“你就是剑圣黄少天?”

抱剑的人上下打量了一番黄少天,“看起来也就这样嘛,在下微草堂刘小别,请赐教。”

语毕刘小别也不等回答,拔剑而来,黄少天不躲不闪,静等一个时机——追魂剑刃擦过脸颊时猛然冰雨出鞘!明晃晃的剑刃相撞发出一声清脆的“叮——”,黄少天借力使力轻轻一推,刘小别就朝着小乔的方向摔去,小乔下意识伸手去扶被刘小别挥手打开,踉跄了几步稳住身形,刘小别狼狈的转身再次举剑,就听屋外一声长哨。

“哨音?落叶飞羽?”黄少天翻了个白眼,“真是阴魂不散。”

黄少天刚想出门迎战谁知刘小别上前两步拉住他的右臂,“擅闯微草堂我们自会让他知晓后果,就不劳前辈出手了。”

“哦,”黄少天看了看手臂又看了看手中出鞘的冰雨,最后再抬头看向小后辈的眼,“不劳我出手?”

刘小别自知理亏的放开手,匆匆行个礼闪出门外。

小乔连忙解释,“前辈,小别哥他就是急性子,但是嘴硬心软,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知道知道,我在他这个年纪也喜欢到处追着高手过招,江湖上数得上名的哪个没被我缠过,我缠人的功夫可比他厉害多了,我那时最喜欢满世界的找……嗯,找谁来着?”

黄少天摸着下巴想了半天,“反正,很厉害,天下第一厉害,但是天下第一又怎样,还不是无可奈何我……”黄少天得意的笑笑,又觉在后辈面前失了面子,连忙转移话题,“不说那些陈年旧事了,你费尽心思找我是要干吗?”

小乔苦笑一下,随即站直身体,面容肃穆的开口道:“前辈,我此次前来为你改命。”

 

屋外哨音未停,自刘小别出去后不消片刻那哨音更为急促几近刺耳的尖鸣。

黄少天想自己可能是被哨音干扰听错了什么,而乔一帆继续解释道:“众所周知我离开微草之后加入兴欣,可无人知晓的是我在兴欣师承一人,因我原在微草有些底子,跟随他学习的是司天之术。司天之术若成便可窥探前世来生,师父经常看着一个人,我便稍微留心,后来我学有所成,却也习惯看着那人,而那人,前辈,便是你了。”

黄少天愣住,乔一帆继续道:“前辈我一直看着你,轮回交替,不论哪个时代你总是注定会做个刺客般的剑士。我见过你护人,也见过你杀人;见过你为时代挺身,刺杀失败仓皇出逃,也见过你为世间那些美好以命相搏两败俱伤。前辈,我曾想过为你改命,让你安稳平和度过一生。”

“这便是你的目的?”黄少天皱了皱眉,“可你说你‘曾想’?”

“前辈真是敏锐,”乔一帆释然的笑了笑,“我与喻先生一同寻你的路上曾问他,黄少离开蓝雨之前不吵吗,喻先生回答习惯了,他若是不吵吵嚷嚷反倒不是他了。来到微草等你们的这段时间我想了很久,若非要你安安稳稳,那真的是你所希望的吗?”乔一帆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尖,“既然你要冒天下之大不韪韪,要以一己之力扭转乾坤格局,那是你愿意为此付出、认为正确的事情,我便不该阻拦。”

“所以现在我站在这里,”乔一帆深吸一口气,坚定勇敢的看着黄少天,一字一顿的念道:“只为助你一臂之力。”

一瞬间,屋外纷杂的哨音忽的停了下来。

 

“你们是神吗?!这能力可真逆天……”消化了半响,黄少天咽了咽口水,“我若问你师父的名讳想必他也交代过不告诉我吧?”

乔一帆点点头,“在我尚不知前辈是何人时只觉熟悉,曾问过师父,师父说他年轻时,偶遇一阵迅疾的夜雨,劈头盖脸浇了个透,从此不能相忘。可是,你总是不能要求雨何时何地为一人而来的。”

说话间刘小别推开屋门闯了进来,“刺客只是个障眼法,武林联盟带人围住了微草堂,你们两快跟我走。”

黄少天紧了紧手中的冰雨,不为所动的继续问道:“你师父还活着吗?”

乔一帆给他一个肯定的答复,黄少天这才满意的转身对刘小别说道:“走吧。”

刘小别不明所以看着走到阳光下的黄少天脱口而出,“黄少,你别担心,我们能赢的。”

黄少天沐光而立,举着冰雨挥了挥手,“我们当然能赢,毕竟‘那个什么神’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微草堂建造之初并未考虑密道机关,后为储藏各种珍惜草药而修建了许多地下室,每室联通错综复杂。刘小别带着两人在其中穿梭,不知绕了多少个弯,终于顺着梯子向上爬去。三人相继爬出一方小井,黄少天打量了一下周身环境,应是微草堂后山一个破旧的小院子里,喻文州和周泽楷守在院门口,见他到来纷纷松了口气,朝他走来。

“少天,我们快走……”

话音未落,就听一声得意洋洋的讯问,“这是准备去哪儿啊?”

五人迅速背靠背围在井口四周,再抬眼便见得颓垣上立着一人,正是盟主义子、此次围剿的发起人刘皓。

刘皓挥挥手,瞬间各门派高手从院子四周冒了出来,把五人团团围住。

危急时刻王杰希带着微草众人匆匆赶来,几方势力僵持起来。

黄少天叹口气,“行了各位,为了我兴师动众的何苦呢,人真不是我杀的能不能听我解释啊?”

“听你胡搅蛮缠!”

“嘿刚才是谁说的你这就很有偏见了有本事站出来……”

刘皓举了举手示意安静,盟主暴毙他这个义子理所当然继承了盟主的职位,“我看,到不妨听听看,剑圣如何为自己辩驳。”

黄少天刚要张口乔一帆自他身后向前两步,轻咳一声,吸引大家的注意。

“诸位前辈、掌门,在下是兴欣的乔一帆,我自知人微言轻,可也信天道尚存,我来这里只说我亲眼所见之事,如有妄言自当受罚。”

“诸位认定刺客为黄少是因为蓝雨的剑穗,没错那剑穗一人一枚天下再无多余,而案发当日蓝雨上下只有黄少拿不出剑穗。”乔一帆举起左臂,“那是因为黄少的剑穗,在我这里。”

乔一帆松开手,湛蓝的剑穗坠下来,流苏随着风来回摇摆。

众人大惊,难道这剑穗凭空多了一个不成?

“蓝雨剑穗一人一枚并不错,只是诸位忘了一人。”乔一帆也不再卖关子:“那便是与我同在兴欣隐世的方锐前辈。”

一瞬间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没错,方锐加入兴欣前辗转几家,可他入江湖之前确实是蓝雨阁修习弟子。

乔一帆等议论稍微平息后不慌不忙的摇摇头继续说道:“可凶手也不是方锐前辈,因为当日余杭风雨镇水灾,兴欣全员皆在帮忙,所有镇民可以作证方锐前辈也在当场。要从余杭赶去武林大会一日是不可能的!”

“那会是谁?”

“兴欣隐世在余杭时有一人多次来访,而在他第二次离开后,方锐前辈的剑穗便找不见了,”乔一帆顺着举起的手臂向前落下,又猛然停在半空中,直直指着正前方向,“刘皓前辈,我不明白,你已忍辱负重了这么些年,只要等盟主年迈传位给你便是得到了这江湖,为何如此沉不住气呢?”

众人视线转向刘皓,但黄少天自知乔一帆这番言论虽看似有理却并无实证,若是刘皓倒打一耙说他诬陷便也是无可奈何,黄少天握紧冰雨准备一战,却见刘皓站得笔直,冷笑了一下,“没错是我干的,杀人嫁祸,全部是我!”

众人皆惊,黄少天更是颇为诧异,就见刘皓站在高处继续道:“可在场的有人敢说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只怪我一人所为吗?”

“是我杀了那老头,可是谁推测说只有剑圣能杀人于无形?是谁散布谣言让他成为众矢之的?又是谁为我鞍前马后逼他上绝路?”他一边笑一边絮絮叨叨的怒吼,“是你们这群自诩正义之士!至于为何杀他……”

他捂着脸发狂似得大笑,“因为来不及了,你们不会懂得,我是命定之人啊!哈哈哈哈……”

那笑声里带着没人听得懂的绝望与苦楚,众人皆以为他疯了,可黄少天看着他,却偏偏从这笑声中听出一股子解脱的欣慰。

 

各门派长老面面相觑,谁也不知该如何是好。王杰希叹口气,“拿下他。”

刘小别刚要上前,刘皓突然拔出他的佩剑快速捏了个口诀,就见乌云蔽日狂风暴起。

众人猝不及防被吹的东倒西歪,刘皓站在风眼中哈哈大笑:“就让这场决战变得更像个决战场吧!”

刘皓虽是盟主义子武功却并不出类拔萃,更勿用提江湖上几大高手皆在现场,几人飞身向他而去,最后的时刻里黄少天透过风幕与刘皓四目相对,只见刘皓对着他毫无防备的笑了笑,似乎想说什么却又尽融在笑里,那笑是春风,是青草,是湖水,是渡尽劫波,也是恰逢初见,是似曾相惜却未曾相遇,是似曾相知却未曾相识。

“别——”不等黄少天喊出声响,几柄神兵穿透刘皓的身体,血溅到他脚边的一叶青草之上,顺着引力隐没在泥土之中,再不见踪迹。

 

事情告一段落,武林盟现在群龙无首,各大门派暗流涌动,微草堂本着地主之谊组织扫尾工作。众人商定留下掌门长老等人先回到微草稍作歇息,再从长计议。

喻文州代表着蓝雨阁不得闲,周泽楷便一刻不离的守在恍惚的黄少天身边,没几日乔一帆便来告辞。

 

那日天朗气清,黄少天正躺在树荫里看鸟,微草堂草木茂盛,经常可以看到许多稀奇古怪的鸟类,乔一帆远远地站着喊了声前辈,黄少天见着他便盘腿坐起身,毫不在意被惊飞的鸟群,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过来坐。

乔一帆走进学着他的模样坐下来,“今日没见小周前辈。”

“昨日和刘小别打架发现个冰窖,里面冰着好多瓜果,我让他去偷个瓜来解馋。”

说话间就见屋檐转角处周泽楷抱着个西瓜朝这边走来,他走的那么小心翼翼,仿佛抱着什么珍宝一般,抬头见着树荫下的两人忽的露出一个笑来。

黄少天见着了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你看他那个傻样子。”

“小周前辈是真的关心前辈,这一路有他陪着前辈真是太好了。”乔一帆看着眼前的两人欣慰的感慨,“真相既已大白,可这几日前辈看起来仍是心事重重。”

“我总觉得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黄少天没有转开盯着周泽楷的目光,随手抓了把石子抛接玩,“刘皓行事缜密,我们没有任何证据他却承认了,这不合逻辑。”

“兴许是他良心发现。”

“你跟我说实话,”黄少天突然凑到小乔跟前,“这和你、和你师父有没有关系?”

还不等乔一帆反应过来,黄少天又忽然退了回去,再看周泽楷已经走到了跟前,一手环着黄少天一手托着瓜,表情严肃。

“前前前前辈!”乔一帆后知后觉的红透了耳尖,“说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黄少天噗嗤笑了出来,“好了好了,我不为难你。”他轻轻拍着环在胸前周泽楷的手臂安抚他。

“你这是要回去吗?”

乔一帆点点头,抿着嘴角把剑穗递给黄少天。

黄少天盯着看了半响,又把乔一帆的手推了回去。

“那好,你就回去告诉他——”黄少天就着周泽楷的手臂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

 

“——夜雨,定赴此约。”

 

End


·


*哭喊来不及了的刘皓是我本人没错了

*联文真吃鸡,我看你们就是想搞死结尾,叉腰

*五棒太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洞主你等着我现在就为你写爱的挂挂

评论(5)
热度(47)

© 国际关爱话唠组织—炩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